快捷搜索:

自己真正把厉害关系和他们三老一说他们为了整

   所以三老中间的那位此时便说道:“三位咱们入内一叙,可好?”
 
    他算是看出来了,或者说三人都看得出来,这祝融夫人是被两个汉人所挟制,所以不用多说了,一看这两人就要跟着她,也不能把人往外赶,这个肯定是不行。
 
   
 
    虽说祝融夫人是要受到崔安和孟达两人的挟制不假,可是谈判的还是她,在这个上面,主事儿的还是她祝融夫人。
 
    于是就听她说道:“好,三老请!”
 
    三老对三人点头,然后也都说了请字,就带着三人离开了。他们怎么也不可能就在外面商谈,那露天的地方,肯定是不行。所以三老是带着三人去了他们的竹楼,也就是中间的那个老者居住的地方,也算是很好招待客人吧。毕竟请人去家中坐坐,那才是待客之道,这不止是汉人、异族,其实都是一样儿的。
 
    六个人到了竹楼,然后直接上去,进了竹楼分宾主落座,等都坐下来了之后,就听还是三老中中间的那位,也是竹楼的主人问道:“祝融夫人,不知道马超让你来此,具体是为了商谈什么?有什么就说什么吧,不用藏着掖着的!”
 
   
 
    虽说其实已经都知道了祝融夫人的来意,但是这话,却还得是这么问,江湖规矩嘛。
 
 
第三三七章 银坑洞得见三老(续)
 
    祝融夫人是微微一笑,这都知道对方是明知故问,但是话却依旧得这么说,这么去开场,没办法说别的。[求书网qiushu.cc更新快,网站页面清爽,广告少,无弹窗,最喜欢这种网站了,一定要好评]
 
    于是就听她说道:“我今日来此,就是来问问三老,不知道我家夫君临离开银坑洞之前,是不是对三老有所安排?”
 
    这异族人说话是比较干脆,不像汉人,得先说一堆,然后再说到正题上。至少异族的人,比汉人要少说很多,这个是一定的。
 
    三老闻言,是再一次对视了一眼,还是中间那个说道:“不错,祝融夫人所言不错,正是如此!”
 
    这事儿又不是什么机密,没有什么不能说出去的,而且三老也都知道,人家是有备而来,这事儿你不说,那还谈个什么劲儿?
 
   
 
    其实这么说吧,三老既然是让祝融夫人还有崔安和孟达三人进到了竹楼,其实他们就都有意和三人谈判。或者更为准确来说,是他们和祝融夫人谈判,当然她是代表马超的,而三人则是代表着三江城银坑洞,也可以说是代表着孟获了。
 
    但是他们还真是,绝对没有祝融夫人想那么多。至少他们还真是没想过,马超要去镇压他们,甚至直接去屠/杀他们。如果他们真能如此想的话,估计可能不会再想那么去做了,也许早就找马超去谈判了,这个都说不定。
 
    毕竟在他们三老看来,孟获这个人确实对族中来说是重要,可是更为重要的,还是族的根基。那便是族人。孟获这个蛮王,这个重要性不用说,但是在灭族的威胁之下。他们会选择如何去妥协,这个其实都不用去多说了。
 
    毕竟如果说三江城银坑洞的族人都没有了。那就算是孟获再厉害,那还有个什么用呢?
 
   
 
    所以孟获和全体族人,孰轻孰重,三个族老的心中,他们是非常清楚的。而也正是基于这一点,祝融夫人才认为自己和三老去谈判,她觉得是非常有希望的。她知道,三老肯定还没有自己想那么多。所以自己把这事儿的利害关系这么一说,那么还何愁三老不妥协呢。
 
    毕竟如今这事儿,怎么说都是马超凉州军占着最大的优势,这个是一点儿都没错。哪怕银坑洞的人,是占据着地利和人和,但是那些人想去对付马超凉州军,那是根本不可能的。
 
    怎么说呢,就说之前银坑洞有那么多人马,可如今的结果呢,都看到了。不用再多说了,不是吗。所以连那么多人马都不是凉州军的对手,如今就凭借银坑洞的人。可能是人家的对手吗?
 
    并且如果说人家没有防备,也许凉州军会吃亏,可如今的情况是,马超显然是已经有所防备,所以真要是东起手来的话,那吃亏的只能是己方银坑洞的人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对此,祝融夫人自然是非常担心,所以她心里清楚着呢,自己是不得不来这儿。不得不和三个族老把话说清楚。这样儿的话,三个族老能不再执行自己夫君的命令。这就算是皆大欢喜吧。可如若不然的话,那么后果。其实也是可想而知啊。
 
    至少在战力没有人家强的时候,在人家还有防备的时候,祝融夫人是一点儿都没觉得,这银坑洞的人能占到凉州军的便宜。如果说真是能占到便宜的话,那么当初自己夫君也不至于是让马超凉州军给杀得是落花流水了,那当时可真是惨不忍睹啊。
 
    所以在祝融夫人的眼里来看,这不就是事实摆在眼前吗,这由不得你不相信啊。因为其实无论你是信也好,还是不信也罢,最后的结果,其实也只能是有一个。那么就是,银坑洞的人要真是去找马超凉州军的麻烦,那么后果,只能是比之前银坑洞的士卒还要惨十倍、百倍。
 
   
 
    这可绝对不是自己“长他人志气,灭自己威风”,而是不争的事实。<a href="http://www.qiushu.cc" target="_blank">求书网www.qiushu.Cc</a>如果说己方能干过马超凉州军的话,自己还会去阻拦这个吗?
 
    可当己方不是人家对手的时候,轻举妄动只能是给己方带来灭顶之灾,那么这个时候,自己身为银坑洞的一员,那自然是要挺身而出。三个族老年纪大了,头脑不是那么灵光了,有些东西,肯定是想象不到的,这个当然是能理解。
 
    可是自己还没有那么老,而且也不至于大脑不好使,因此自己还能看到一些东西,能想到一些东西,所以自己是要跟三个族老好好说说,一定要让他们改变想法,改变主意才行。
 
    这在三个族老还没有彻底下令之前,自己一定要阻止他们,而且要让他们知道这些东西、这些事儿,只要自己说出来了,他们还能不懂吗?
 
    虽说祝融夫人是,没有认为三个族老如今能想这么多,这个不假。
 
   
 
    但是她却也知道,只要自己真正把厉害关系和他们三老一说,他们为了整个银坑洞的族人,必然是要和马超妥协的。而且这个确实,你不妥协不行啊。不这样儿的话,那后果只有一个,估计连傻子都知道吧。
 
    并且三老还分不清这个吗,什么最重要,他们倒是知道得清楚啊。可惜就是如今他们还没有想到,没有想这么多而已。是啊,要不是如此的话。他们就不会这样儿了。
 
    所以,对于能劝说住三个族老。祝融夫人她其实还有很大的信心的。虽说以前,她和三人也是没有太多的接触,这是一点儿不错。但是并不是说就一点儿接触都没有,连面儿都没见过,还真不至于那样儿。
 
    因此,祝融夫人多少也了解一些东西,知道自己的把握是很大,七八成。那是绝对没有问题的。而且更为关键的是,她心里清楚,三人都知道,马超凉州军到底是个什么水平的。
 
   
 
    只是他们倒是不会想到,至少如今,暂时,此时此刻,却是没有想过,马超会对他们举起屠刀来。是,这个也要看他们三个族老的打算。如果真是准备惹怒马超,那么自然是要承受住马超和凉州军的怒火。当然要是他们最后没有这个想法了,那么最后自然马超也不会对银坑洞的人如何。毕竟他还是看重自己的名声的。
 
    如果说当初屠戮了烧当羌,那是没有什么办法的话,今日对于南蛮,他也确实是不会如此。
 
    是,前提还是别惹到他,毕竟,祝融夫人是直接就问了一句:“不知道我家夫君对三老都说了什么,这个应该没有什么不好说吧?如果真是如此的话,那么三老也不用多说了!”
 
    祝融夫人自然是想仔细了解一下,这个事儿到底是怎么样儿的。
 
   
 
    这别看她这也算是有备而来吧,而且抱着不小的希望,并且也是信心十足的。
 
    可是真要说起来的话,这事儿祝融夫人除了认为三老能知道利弊意外,她也是不知道,孟获到底是怎么和三老说的,最后让他们如何去做。因为这个她不知道啊,孟获给三老安排的时候,她也没在旁边,自然就是什么都不知道了。
 
    但是听了马超所说之后,祝融夫人倒是都明白了,她就知道,就凭自己夫君、自己蛮王那样儿,他肯定是还有后手。这说好听了,是这样儿。说不好听的,那实际也就是他准备恶心恶心马超一下,无非就是如此而已。
 
    可是这个所谓的后手到底是个什么,祝融夫人是一点儿都不知道,因为她带着好奇心,是直接问了三老,不过她说的也清楚,那就是你们要是绝对不好说的话,那就不用说了,这个都没所谓啊。
 
   
 
    三老一听祝融夫人的话,三人却是又对视了一眼,实则就是用眼神对话,如此而已。这其实也算是他们多年的默契吧,彼此都不用多说,一个眼神。一个动作,那就都明白对方的意思了。这个还别说,没有几年的光景。也确实不是那么容易成的。至少三人,那就是练了好几年。最后这才成功了。
 
    这次倒不是中间的族老说话了,肯定不可能总是他一个人去说话就是了。这回是他旁边的一个,看着是三人中,年纪最小的那个,他开口了。
 
    对方在开口之前,先是看了眼崔安和孟达,不过看了一眼后,就不注意他们了。而祝融夫人看着对方的动作。感觉对方是不是在意有外人在场?毕竟崔安和孟达,可不就是外人,这倒是一点儿都不错啊。
 
    但是显然,她所想的,那却是错了,因为那个族老,倒还真是没有那个意思。
 
   
 
    因为看过崔安和孟达两人一眼后,对方没再去看两人,而是直接对祝融夫人说道:“按道理来说,如今楼中除了祝融夫人以外。还有他人,这个……”
 
    祝融夫人一听便是一笑,还没等对方说完。她就直接笑道:“我都说过了,族老要是为难的话,此事我也不要求就一定知道!所以……”
 
    虽说是直接一下就打算了对方的话,但是对方那个族老倒是没有任何意见,也没有什么不满的表情情绪的,他在听了祝融夫人的话后,只是再一次说道:“其实此事并不是什么机密事宜,所以没有什么不能说的。并且如今来看,此时确实。真是有待商榷啊!”
 
    很明显,对方是知道祝融夫人的来意了。这就是给马超凉州军做说客的。这如今她说了几句,无非就是不用自己这边儿去对马超凉州军如何如何。就是这样儿罢了。只是真要让自己三人和他们妥协,这……
 
   
 
    祝融夫人闻言便是一笑,“族老有话请讲,我是洗耳恭听便是!”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