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

那么他带着几千人马来了自己这儿其实就只能说

 他也不相信,孟获真知道了这事儿,他就要到哪去说,这个也不可能。但是兀突骨却是不得不防,他防备的是孟获不经意间流露出去,那么自己这乌戈国的藤甲兵就要遭殃了。比如说酒后失言,这事儿都不是没有可能的。
 
    他是相信孟获不会故意说出去什么,但是万一对方要是失言了,这事儿自己要怎么防备?所以兀突骨也是留了个心眼,是没有告诉孟获所有的东西。他也知道,有些东西要是被外人给知道了的话,那就不是什么秘密了。不是吗。
 
    其实就是自己这边儿的人,所知道这个事儿的,兀突骨都不放心呢,但是他也知道,那几个都算是非常谨慎小心的人,所以不像是孟获,可能会酒后失言的人,所以他多少还是放心一些的。
 
   
 
    而当初孟获见识到了这么厉害的藤甲,他也算是开了眼了。也是很羡慕,不他也清楚。这藤甲作为乌戈国的不传之秘,哪怕是自己和兀突骨关系不错。可其人也不会去教自己制作这个的。所以他最后也没多说,这事儿就这么不了了之了。
 
    但是孟获倒是没有忘了,厚着自己一张老脸,当时管兀突骨要了一些藤甲,那意思自己回去也武装一下自己的士卒,可最后还是被兀突骨给婉拒了。
 
    这绝对不是他不想帮朋友,而是那个时候他也有他自己的想法。说实话,兀突骨还真不是舍不得几百套的藤甲,对于他来说,那些东西,不算什么,毕竟是乌戈国的特产,还真是,有很多很多,几百套,不过九牛一毛而已。
 
    可是为什么他婉拒了孟获,不给他藤甲,还是因为他害怕啊。至少兀突骨他和孟获还不一样儿,如果说孟获比较开拓进取的话,那么兀突骨就属于守成的人。
 
   
 
    他不像孟获,有着那么强的战心,主要是他想继续保住自己乌戈国藤甲的秘密,不是制作的秘密,而是不被人寻到最大的破绽。
 
    因为他很清楚,这要是和人打仗,一次两次的话,那自然是没有什么太大问题。可要是多了,而且时日久了,难免就不被人察觉出来什么,所以他不认为南蛮的人都傻,什么都看不出来,所以万一有人用火来对付自己乌戈国的藤甲兵的话,那么自己这藤甲兵是再也没有什么大用了。可不是吗,都被人给破了,还能震慑住别人吗。
 
    所以在兀突骨的想法中,这能不和人去对战,就尽量别去,要是实在没有什么办法了,非要去不可,那么自己也不怕什么。他倒是真没有觉得,在南蛮的地界,有人能一次就看从来自己乌戈国藤甲兵的破绽,那要真样儿的话,仔细想来,估计就算是汉人恐怕也没有那样儿的人吧。
 
   
 
    所以兀突骨是真不想让其他人知道乌戈国藤甲兵的破绽,那么自然他也不会给孟获藤甲。因为他心里清楚,就孟获这个好战分子,自己给他一批藤甲,他肯定是要去用上,不知道和谁对战的时候,就得让人给抓到破绽,那么后果,可真是不堪设想。
 
    毕竟他可清楚着呢,这孟获和自己不一样儿。自己是多少年,也都不见得和人家对战一次,但是他孟获,估计一年至少得和别人打一次,这其实都算是少的了,不是吗。自己对于这个,也是知道一些的,所以只能是婉拒了。
 
    还别说,当年兀突骨婉拒了孟获,这事儿就对了,要不然的话,孟获有了藤甲兵,就算不被南蛮的人所破,最后肯定也要被马超所破。毕竟南蛮的人可能还不了解藤甲,可是马超还能不知道吗,所以……
 
   
 
    孟获就在这儿等着,带着三千多人马,他所说是心里着急不假,可是表面儿上,却也没有表露出什么来。
 
    因为他也清楚,这无论是在自己士卒的面前,还是在外人,在兀突骨手下的面前,自己可不能表现出太过着急来了。
 
    是,自己确实是来求自己这个兀突骨兄来了不假,可是自己也不是一点儿实力都没有了不是,至少这三千多人马,战力其实还是不错的。并且自己还有三江城银坑洞,对,没错,如今那儿是被马超所占,可那都是南蛮族人,不是他们汉人,所以马超能占据一辈子了?自己是不相信的,所以……
 
    自己自然是相信,就算是没有自己和兀突骨的交情,兀突骨只要不傻,他就一定能帮助自己。因为对他来说,这个不过就是举手之劳罢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直到这个时候,孟获还认为藤甲兵之强,绝非是凉州军所能比的。因为在他看来,凉州军的士卒也不知道,天底下还有这么强悍的藤甲,居然是能打枪不入啊,所以只要藤甲兵一出场,凉州军还算个什么。
 
    这个孟获所想,确实,也不能说他没有道理,因为在不知道具体情况的时候,估计很多人都得是和他一个想法。
 
    可如果他要是知道了藤甲兵最大的破绽,并且他要是知道马超也早已知道了这个的话,估计此时此刻,他就绝对不会是如此想法了。那个时候,他就得去求别人了,藤甲兵肯定是不行了,因为如此的话,那就不是他找兀突骨帮忙,杀败凉州军。而是他和兀突骨去让藤甲兵送死去。
 
    所以哪怕是为了朋友,孟获也肯定不会去做这样的事儿,只是可惜啊,他还不知道呢。
 
   
 
    他是真什么都不知道啊,所以说起来的话,有些事儿,已经是注定了。或者说从他逃走了之后,已经是注定了。
 
    他要来乌戈国,而兀突骨也不会不带兵帮他,所以只要一去,最后的结果,是不难预料到了,不是吗。也许能胜凉州军一时,但是最终的结果……(未完待续)
 
 
第三三一章 蛮王见乌戈国主
 
    等了约有两刻左右,孟获终于是看到了远处来了十几骑,近了一看,果然就是乌戈国国主兀突骨,带着他一干手下,来见孟获了。<strong>txt小说下载wWw.80txt.COM</strong>
 
    毕竟孟获是他的好友,虽说是他知道消息的时候,耽误了一会儿,可却还是赶紧带着人来了。不为了别的,就是给孟获这个还有的面子。而且他确实也知道,自己这个好友,毕竟是蛮王的,所以他确实是好面子,说不在乎,那都是假的。
 
    他确实是不知道自己这个好友因何而来,但是探马所报,其人是带着几千人马来的,兀突骨心里就是咯噔了一下。因为他不傻,自然也知道孟获不傻,并且凭借两人间的关系,孟获怎么也不可能带人来进攻自己这乌戈国。而且自己还不知道,这如今他正是在三江城抵御马超呢,怎么能来自己这?
 
   
 
    那么他带着几千人马来了自己这儿,其实就只能说明一个问题了,那就是他败了,彻底败了,被马超凉州军所打败了。三江城银坑洞被占,孟获如今是无家可归,只能是远道而来,来投奔自己这个好友。
 
    别说,兀突骨所想还真是挺对的。也是,毕竟是当国主的人,怎么也不可能是易与之辈啊,并且凭借他对孟获的了解,多少是知道些他的想法的。
 
    对方遭遇了这么一场大败,肯定是要卷土重来,甚至更准确来说,是要去报仇,重新夺回三江城银坑洞。那么就凭借他孟获那几千人。还真不是自己小看他,真是还不够马超凉州军塞牙缝的呢。
 
    可不是吗,自己也不是没听探马所说。马超凉州军好像有十几万,哪怕如今打完一场大仗之后。确实是没有那么多了,可汉人那话所得好啊,叫做“瘦死的骆驼比马大”,所以……
 
   
 
    自己当然是相信,也是那么认为,如今马超凉州军的人马,不知道超过他孟获几十倍,这个自己还不知道。[www.mianhuatang.cc 超多好看小说]得从之后回来的探马处才能得知。不过可惜啊,探马如今还没能回来。
 
    因此,兀突骨是明白了,孟获他也知道,就凭他自己,肯定是奈何不了马超凉州军。确实是如此啊,就说之前,不管是因为什么吧,这他银坑洞的人马比凉州军多,可如今呢。不还是败了吗,就剩下几千人,还想重新夺回三江城?这在兀突骨看来。不啻于是白日做梦,而孟获要真敢那么做,那就是做梦。
 
    所以他来了自己这乌戈国,那么他做得没错,这个绝对不是做梦,因为他知道,整个南蛮,也只有自己能帮他,而且也是能胜马超凉州军的。那么找自己。就没错。就凭自己和他的关系来说,这点儿小事儿。自己还能推脱吗。
 
    自己手下哪怕有反对的,自己也不会同意。自己肯定要帮自己的好友,没说的。
 
   
 
    所以在打定了主意后,兀突骨是让手下士卒召集了还在自己这儿的所有将领,和自己一起去接孟获,欢迎一下其人,也算是自己给他面子了。
 
    可不是吗,可不是谁都有这个待遇。别看兀突骨不怎么和人对战,可其人并不是在南蛮一点儿名声都没有的。相反,他名声还不算小,至少不少人可都知道,兀突骨带着藤甲兵,真就是所向披靡,是战无不胜,如今还没听说过其人战败过,所以谁敢小看了他?
 
    而在整个南蛮地界,也确实是没有几个人能入得了兀突骨的眼,在他看来,这南蛮之地,真是没有几个像样儿的人物,也就是孟获、杨锋、还有木鹿大王这么几个人,算是个人物。当然也少不了祝融夫人,不过其人却是嫁给孟获了,这个也算是孟获的本事吧。他倒是也为自己这个好友而高兴。
 
    毕竟祝融夫人号称是南蛮第一美人,那绝对不是吹出来的。
 
   
 
    真正见过其人相貌的,可都是如此说,就连兀突骨也是,他自然也是见过祝融夫人的了。
 
    所以人到齐后,兀突骨便带着众人策马而来,没多久便来到了孟获近前。
 
    他见到孟获后,是哈哈大笑:“贤弟,你这和马超凉州军对战,却是连个消息都没有告诉为兄,今日你来我这儿,要是不给我个很好的解释,那么你就等着挨罚吧!”
 
    孟获自然不傻,而且从兀突骨的话语中,他确实是不难听出来,兀突骨真是有些埋怨他,去禺同山的时候,却是没有告诉他一声。
 
    真要说起来的话,这事儿还真是,是自己的错误,可是那个时候,自己也真是没想太多,结果这不,让自己好友挑理啊!他倒是也有些后悔,如果自己早告诉兀突骨的话,估计自己在禺同山也不会那么大败了,至少藤甲兵的威力,肯定能让己方立于不败之地的啊!
 
   
 
    要说直到这个时候,孟获依然是想着只要有藤甲兵,他就能立于不败之地,这个也不得不说,当初他看到藤甲兵之后,对他的震撼,也真是很大。
 
    反正孟获这么一个人,他当
   
 
    对此,孟获也没有太多想,而且也没有太多的怨。毕竟他也算是知道了,如果说自己银坑洞有这么样儿的藤甲的话,自己也不会送给别人的,所以对于兀突骨的做法,他也不是不能理解,其实仔细一想,也算是人之常情吧。
 
    而直到今日,孟获他还是没有死心,就是也想着兀突骨能不能给自己一些藤甲,但是这个想法已经是越来越淡了。如今他所想的最多的,还是,让兀突骨带着藤甲兵,去和自己一起,对付马超凉州军,好让自己收服自己的三江城银坑洞,这比什么都好,比什么都重要啊。
 
    听了兀突骨说完,孟优是有些不好意思地一笑,“兀突骨兄,之前的事儿,确实是有小弟不对,但是如今小弟不是给你赔礼了吗,这兀突骨兄不准备和小弟一会了?”
 
    兀突骨一笑,“贤弟既然都来了,我自然是双手欢迎,你的人马,就驻扎在这儿,有我的人提供粮草支援,你便和我一起,咱们好好聊聊!”
 
   
 
    说完,两人是哈哈大笑,孟获对己方士卒说道:“你们就在此,原地驻扎!”
 
    “是!”
 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